主席的話

各位朋友:

chairman1
毋忘愛主席范寧醫生

行醫多年,眼見不少病人的離世,和出席過大大小小的喪禮,令我深深感受到家屬喪親的悲痛,他們不少感到徬徨,甚至六神無主。身心俱疲的家人,要處理先人身後事,殊不容易。但令我遺憾的是,大部分喪禮都似乎流於公式化,冰冷的氣氛甚或會令參加的親友感到卻步,對於箇中的儀式,大多也一知半解,這一切都令我對喪禮有深切的反思。

我和「毋忘愛」的團隊深信,每個人的生命,都是獨一無二的,也有值得肯定之處,喪禮也應貫徹這一點。所以,我們特別引進了「生命頌禮」 (life celebration),令告別儀式重新聚焦,更能集中肯定和欣賞離世至親的寶貴一生,和照顧喪親者的感受和需要。我們亦同時引入了「殯儀禮賓司」(funeral concierge)服務,用意是提供人性化的服務,在家屬極為難過的日子中,減輕他們的精神壓力,協助他們妥善處理逝者的身後事,同時亦不時顧及他們的感受。

「生命頌禮」能譲親友透過互相分享,細味先人值得懷念的生命點滴,再加上在喪禮中適當地展示逝者的個性,便能為逝者的一生,以及他的獨特性,予以最後的肯定和致敬。親友亦可以從中以不同的角度和視野,重新發現逝者的精神和生活態度,或重拾昔日親友彼此之間的聯繋,令逝者的愛得以延續,這亦是給逝者最好的敬禮。在「生命頌禮」中,家屬也有機會抒發對至親的思念,和互相送上鼓勵和祝福,這都是協助喪親者走出傷痛的重要一步,亦充份體現「生命頌禮」對每個生命的關顧。

而人性化的殯儀服務,在家屬情緒波動的日子,是極爲重要的。要做到人性化,殯儀禮賓司首先要細心聆聽,和了解家屬的需要,然後加以配合,並必須由心出發,為家屬打點一切,免卻他們處理至親身後事宜的煩瑣。在特別難過的時刻,例如遺體認領、領取骨灰等,禮賓司還會陪同家屬,這樣可以令家屬更加安心。與此同時,家屬一般對於殯儀事宜,例如禁忌等,或會感到疑惑,甚至焦慮,24小時的諮詢服務,便能更有效即時減低家屬的不安。

以往,我也遇過有喪親者,因為喪禮的細節,而耿耿於懷。所以,我特意叮囑我們的禮賓司,要以同理心,關顧喪禮的各項細節,特別是先人遺體護理、宗教儀式,以至場地佈置,都要兼顧傳統禮儀,同時又要做到優雅、莊嚴和帶點個人特色,以免為家屬帶來半點的遺憾,務求協助家屬營造一個盡善盡美的告別禮。

另一方面,傳統儀式特別是中式喪禮,容易給人一個流水作業式的感覺。但我和「毋忘愛」的團隊認為,傳統的中西禮儀,均有其保留的價值,因為這都是對逝者信仰的一份尊重,亦是令家人放心和釋懷的重要一環。但要令傳統喪禮擺脫給人公式化的錯覺,除了要以恭敬的態度進行儀式外,關鍵是要向參加喪禮的親友,解釋相關宗教儀式、禮俗習慣及禁忌,令他們明白箇中深長的意義,亦有助撫平親友不安的情緒。

過往參與過的大小喪禮中,給我印象最深刻的,不是那些華麗的喪禮、或是用大量質素和品味一般的殯儀產品堆砌出來的喪禮,而是那些用心思營造、富有內涵美的告別儀式,後者更能譲我感受到家屬的誠意和對至親的愛。家屬的心意除了體現在喪禮内容上,還在殯儀用品上。跟選購日常用品一樣,殯儀用品也不一定要講求量,而是要重質、重心思、重設計、還要重環保。這樣的產品不但可以做到優雅,還令人感覺到一份誠意,包括家屬、設計師和製造者的心意,同時亦為喪禮添上為後人留福蔭和造福萬物的內涵。

在醫院的工作,亦令我深深體會到生命的無常,既然喪禮是每個人人生中最後的一件大事,我們為何不積極面對,預早計劃一切,好讓家人日後能跟隨自己的意願及喜好辦理後事呢?日後在家人最徬徨的時刻,這亦能減輕他們面對的重擔,也正是為親人設想和愛的表現。

毋忘愛主席
范寧醫生
2014年12月